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喻黄]龙与物权法(4)

4. 信息素 smells good


黄少天在阿宝星入关口就遇到了麻烦。

“您身上有违禁品。”入关人员说。

 黄少天很不高兴。但还是配合的检查工作。

“我们这里不准随身携带管制刀具。”工作人员指着他的剑说。

“这个不是管制刀具这是我的电子智能顾问,只是长得形状比较特殊,是特别定制的,我当初花了大价钱才把它弄成这样的。”

“您的电子智能顾问具备管制刀具的功能,不能随身携带。”工作人员坚持说

“我之前没来过阿宝星,要靠它导航订旅馆买回程票,是真的,不信我现在让它给你导一个看看,冰雨,起床干正事了……”

对于黄少天的声情并茂的演出,工作人员不为所动。

“这是规定,”工作人员严肃地说,“您可以将您的剑寄放在我们这里,有需要可以租用我们临时导航仪,附带最新的电子地图。”

黄少天环顾了一下四周。在场有三个负责入关检查的工作人员,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装备了武器的警卫。

放倒他们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但是没有这个必要。

黄少天将剑交了出去。

这是一个很轻描淡写的动作,但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了危险。黄少天注意到,保安把手放在了枪上。

“咳,你们……”他说,“记得要放在干燥阴凉的地方好好保管,坏了我会索赔的,我的剑是独一无二的剑,它……”

现场的气氛骤然松懈了下来。

工作人员露出了特别甜蜜的笑容,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欢迎来到阿宝星。您的私人物品你我们将会妥善保管。为了奖励您的配合,我们特别为您准备了一份礼品。”


“信息素~smells good~你的气息我最清楚……”

徐景熙的私人电话彩铃是天堂信息素新一季片头曲,也不知道是谁唱的,唱功非常愁人。黄少天听了一会儿就开始怀念起无痛节育来。还好这次徐大夫没多久就接了电话。

黄少天迅速地跟他讲了讲流木的情况,徐景熙听完觉得不严重,但要真正确定病因,还得亲眼看看,只是现在这档口他正跟着交流会上认识的同行诊所参观学习,赶不过来。
“你的龙没什么大事,放了个心吧。”徐大夫说,“你先把它找个停龙场放下,然后观光一下呗,阿宝星好玩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我比较推荐天堂信息素的主题游乐园……”


问题是,黄少天根本找不到天堂信息素的主题游乐园在哪里。他觉得整个阿宝星都是个天堂信息素的大型主题游乐园。

在阿宝星,想要找个看不到天堂信息素的地方,就得费不少功夫。这让黄少天分外不适——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片子的主角,觉得他虽然双手枪耍得让人眼花缭乱,但在实战中哪里用得上这么多花架子,对方也不会像木桩那样站在那任他打。在黄少天看来,实战是一个特别精密、残酷而且需要脑子的活,不能被这种花拳绣腿随便亵渎的。

但是这会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高塔上天堂信息素的巨幅全息海报;导航仪的语音自动调成天堂信息素主角的声音(幸好这个导航仪几乎不做任何语音提示,只在该转弯的时候闷闷地说一个“转”字,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会延迟五秒,说一声“到了”);最没完的是黄少天走进路边一间服装店,里面的服装都是由天堂信息素演员的全息模型展示的。

黄少天感到窒息,想要大喊。


除了铺天盖地的天堂信息素,让黄少天窒息的还有另外一个因素:

太熏了。

从踏进这个星球的第一刻起,黄少天就不断地开始闻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味道:红烧肉味、香草味、漂白剂味、硫磺味、浆糊味、汽油味……这些都不是什么稀奇的气味,但闻到这些味道的时候黄少天正站在大街的中央,周围除了人还是人,根本找不到这些气味的源头。

他脑中突然跳出了“信息素”这个名词。

要是这就是信息素的味道,那阿宝星的普通群众日子也太痛苦了。黄少天无奈地捏着鼻子,努力地想要逃离不知道从哪冒来的秋葵味时,忍不住这样想着。

如果黄少天有认真追过《天堂信息素》这部剧的话,他就应该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像他这样的异星人,理论上是闻不到阿宝星原住民信息素的味道。而就算是阿宝星的原住民,也不是各个都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他们之中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有这样的体质。

所以此时他被山呼海啸的气味逼得没处躲没处藏,完全是因为入关时工作人员送给他的精美礼品。

这份精美的礼品从外观上看,是一副眼镜,工作人员告诉他戴上这幅眼镜将有助于全方位多元化领略阿宝星当地风情。眼镜的一边镜片有点红,一边镜片有点蓝,黄少天觉得自己戴上还是蛮酷炫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脸上戴的这幅眼镜,是阿宝星天堂信息素宣传部最近刚刚推出、风靡全球的高科技产品——信息素模拟体验仪,能根据使用者的脑电波自动生成符合他个人的气味,让普通的外星旅客都亲身体验阿宝星少数族裔的感官世界。

黄少天更没有想到的是,再过一个小时,这个小小的装置将会彻底扭转他的人生。


阿宝星和布拉布拉星不同,城市建筑密度大,公共交通异常发达,道路上鲜少看到龙骑士的身影。黄少天一路上被各种怪味熏得东奔西走的时候,特别怀念在布拉布拉星上骑着龙纵情驰骋的感觉。他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城市了晃悠了没多久,就觉得有些厌烦,根本找不到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因此,他打算回到流木身边去,等徐景熙那边一有消息,就赶紧带流木看完病了事。

在这个都市的中央有一座高塔,据说建设的时候本来有实用价值,但是修塔耗费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在这十年间科技日新月异,塔的作用也已经完全被别的技术手段取代,如今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地标而已。

塔的底下有一个大型交通站,黄少天往那边去的路上,仰着脖子好好观察了一下这座高塔,觉得除却上面巨幅海报之外,这座塔总的来说还算美观。在地震频发的布拉布拉星,并不会有这样雄伟的建筑。

黄少天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星,那里也有一座类似的高塔,但是远不如这里的这座来得艳丽和浮夸。

在他这个年纪,还很少有回忆过去的时候。从母星出来以后,他就很少再去想那个地方。但现在他眼前清晰地浮现出了母星的模样。

在那个炎热的星球上有许多普通而破旧的楼房,黄少天自小长大的家就在其中。他的房间不大,却阳光充沛。在他的房间隔壁,是一个红色的房间,房间里摆着一个神龛,供奉着红脸的神明,在神龛前终年燃着香……

不对。

这并不是回忆。黄少天确实闻到了属于那间屋子的一股线香和草药的气味。

这股气味让他觉得耳后微微刺痛,心跳加速,毛孔舒张,连鸡皮疙瘩都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好像听到了一首惊心动魄的歌。

他猛地睁开眼。

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扶着自行车的男人。


黄少天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们没多久以前,才刚在饲料站里见过。那时候黄少天还觉得他是个聪明的好人。

果然这个人有问题,黄少天立刻反应了过来,一定是他用什么方法,不经接触就能使人身体产生异状。流木之前肯定也是着了他的道。 

他一边大口喘息着,一边努力想平复自己的心跳。

对方显然也认出了他,推着自行车缓缓地向他走了一步。

黄少天习惯性地把手放在了腰上……但是剑不在那里。眼下他要手无寸铁,面对一个未知而强大的敌人。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扭头便跑。


在他身后,响起了一连串叮铃铃的自行车铃声,如影随形,似魔鬼的步伐。


*


《信息素smells good》……没错,就是改自这首《盛夏嫂子好》热烈庆祝卡皇季军!



评论(15)
热度(332)